<u id="koewd"></u>

<u id="koewd"></u>

  • 站內搜索:
  • 帳號:
  • 密碼:
  • 注冊
?
站內搜索
  • 起始時間:
  • 結束時間:
  • 關 健 字:

??本煥長老禪堂開示集返回

2014-01-07 11:42:04 來源:弘法寺 瀏覽量:15176

  本煥長老禪堂開示集 恭祝本公期頤大慶

         宗門正法眼,南極老人星。弘愿鄰先圣,深悲澤后昆。百年松鶴態,一片古佛心。剌血書經卷,膺勞建祖庭。彌天開寶座,四海擁禪旌。砥柱中流激,狂瀾未足驚。和風新氣象,平淡舊精神。桃李三千眾,靈山一會盟。我來參大士,合掌頌南庚。佛壽光無量,潮音處處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祖寺凈慧頂禮敬頌二00六年六月廿一日

  上本下煥老和尚簡介 恩師本煥上人,俗姓張,名志山,一九O七農歷九月廿一出生于湖北新洲張灣村,自幼靈性聰穎,七歲啟蒙,后因家貧輟學,做學徒謀生。廿三歲,睹世事多艱,人生苦難,皈依佛門,一九三O年正月十五,上人于新洲滄子鋪報恩寺(現移址道觀河風景區)依傳圣老和尚出家。同年四月初八,在武漢寶通寺依持松老和尚受具足戒,受戒圓滿后,去江蘇揚州高旻寺親近來果老和尚七年,作侍者、衣缽、維那等。一九三六年,在河北保定起香,三步一拜朝禮山西天臺山文殊菩薩,歷時半年。在五臺山,住錫碧山寺,刺血書寫《普賢菩薩行愿品》、《文殊師利法王子經》等廿一本血經,現僅存《普賢菩薩行愿品》。一九三九年,上人與壽治老和尚一起接廣慧老和尚的臨濟宗法脈,作碧山寺監院三年。一九四二年,上人在五臺山西天寺三年:白天誦藏經,夜晚放千臺焰口。一九四七年二月,上人為保護華嚴經字塔(現珍藏在五臺山顯通寺),展轉山西、河北、北京、天津、青島去上海碧山寺的下院普濟寺。一九四八年二月,上人母親病危,回老家照顧母親。母親去世時,以肩燃燈送母。一九四八年十一月,上人守孝圓滿,應林苑老和尚邀請,去廣東曲江南華寺,親近虛云老和尚,并接虛云老和尚臨濟法脈,為臨濟正宗四十四代傳人。一九四九年正月初八,上人被虛云老和尚請為南華寺方丈,直至一九五八年含冤入獄。一九七五出獄。一九八零去廣東省仁化縣丹霞山別傳寺,住持修復別傳道場。一九八二年平反昭雪。一九八七年元旦,應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和廣東佛協之請,主持修復廣州光孝寺;一九九一年,應中佛協會長樸老之請,主持修建深圳弘法寺;一九九二年,籌建武漢新洲報恩寺;一九九四年籌建廣東南雄蓮開凈寺尼眾道場;一九九五年籌建湖北黃梅四祖正覺道場;一九九八年籌建南雄大雄禪寺;二OO三年,修建江西百丈禪寺。上人以百歲高齡,身兼中國佛教協會咨議委員會主席、湖北省佛協名譽會長、深圳政協委員等職。曾游歷講經教化于港、澳、臺地區,日本、美國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亞、新加坡、泰國及歐洲諸國。國內外有數十萬信眾皈依坐下,接法之徒,已二百三十余人,上人被譽為當代佛門泰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常凌于弘法寺

 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1995年在臺灣萬里靈泉寺禪七開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禪七第一天開示

          從今天開始打精進禪七。精進禪七又叫生死七。要在這七天當中克期取證,能開悟,就生;不能開悟,就死,所以叫生死七。在這七天當中,我希望大家要精進,要堅持把這個生死七打下去。大家都想一想,我們今生能夠得到人身,又能聞到佛法,又能夠出家,今天又有機緣在這里參加打七,這是很不容易的。所以,希望大家好好用功,珍惜這次能得的因緣。我們離開父母,一切都不要,出了家當和尚,為了什么?為了了生脫死,為了成佛作祖。這了生脫死,成佛作祖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不是隨隨便便,馬馬虎虎就可以混過去的。大家一定要精進,只有精進,才能明心見性,才能見到自己的本來面目。 那么怎樣才算精進呢?在禪堂里,大家跑了坐,坐了跑,整天不歇氣,這個叫精進嗎?精進不僅體現在身體上,還要體現在思想上。思想上不精進,跑死了,坐斷了腿,也沒有用。最主要的是要在思想上精進。若老打妄想,跑了坐,坐了跑,則算不上精進。為什么?因為你這個生命一口氣不來就沒有了,若思想作不得主,光身體精進有什么用?所以,大家一定要在思想上精進。 我希望今天參加這個精進禪七的各位,都立一個大志愿。什么志愿呢?就是從今天晚上開始,在這七天當中,大家一定要把自己的本來面目找到。大家用功時,要有這個決心,這個意愿。沒有這個決心、這個意愿,要找到自己的本來面目是不可能的。所以大家要發愿,發了愿才能真正的思想上精進。在這七天當中,不但要在坐著的時候好好用功,行、住、臥的時候也要用功;不但要在禪堂里好好用功,上廁所、睡覺、吃飯時,都要好好用功。如果只在禪七打坐時用一下功,走出了禪堂,思想放松了,妄想連天,盡打閑岔,這樣是不行的。所以,希望大家從今天開示這一時刻開始,立下一個大志向,下一個大決心,一定要在這七天當中,好好用功,見到自己的本來面目。好好用功,參!

禪七第二天開示

       我昨天講了,現在是禪堂克期取證的時間,要在這七天取證,最主要是要發道心,一個人,如果沒有道心,什么也辦不成。我們大家選擇了出家,為了什么?并不是說沒有飯吃才出家,并不是說沒有辦法活下去才出家。既是出了家,就應當有一個大的志向,有一個大的決心,這樣,你才能把用功辦道搞好。出家不為別的,就是為了明心見性,為了了生脫死,為了成佛作祖。但是,明心見性、了生脫死、成佛作祖并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。原因是什么?因為現在是末法時代。佛在世的時候,出家人的根基好,只要佛一呼,善來比丘立即須發自落,袈裟著身。要知道,佛的正法已經過去了,像法也過去了,現在正處于末法時期。我們講末法時代,意思是說,我們眾生的業障也重,根基也淺,善根也薄,所以才稱為“末法”。佛在世時,眾生的善根深厚,所以,修行自然很容易開悟。在唐代,也有很多開悟的祖師,他們修行精進,往往因為一句話就開悟了。為什么我們現在修來修去,還不能開悟?這不能怪別的,只怪我們自己的業障太深重,善根在微薄。但是,雖然是這個樣子,我們今天還能夠得人身,還能夠聞到佛法,還能夠出家修行,這也是很不容易的。這么不容易的事,我們已經得到了,所以,我們要珍惜人身。怎么珍惜呢?我希望大家一定要立大的志向,一定要發大的道心,一定要精進辦道。古人講,要想了生脫死,用功辦道時,思想上要“如臨深淵,如履薄冰,如喪考妣。”如果沒有這樣的緊迫感,沒有這樣的堅決心,要想把功夫用好,談何容易! 我聽說臺灣有很多大學生、碩士生、博士生出家,我很高興。因為這些大學生能夠出家,一方面說明他們有善根,再一方面,他們的文化水平等各方面的素質都是具足,只要好好發道心,好好用功辦道,好好學習佛法,將來他們就是很好的佛門人才。佛教現在正缺少人才。這些人將來會成為弘揚佛法,利益眾生,教化眾生的法門龍象。但是,這些大學生、高材生出家之后,并不是萬事大吉。我希望他們還要繼續發大的道心,精進辦道。有了高的文化水平和學歷,并不意味著什么都好,什么都具足,還要發心修行。所以,大家要謙虛,要努力,把功夫用好。 大家想一想,釋迦牟尼佛是一個太子出家,他家里什么都有,出家后,他父親送幾車好吃的、好穿的給他,他都不要,還要堅持苦行,每天吃一麻一麥。大家想一想,佛祖,一個太子如果他不出家,可以王位天下。他以一個太子的大福德來出家,他有沒有因些而要好好地享受享受,要好好地驕傲呢?沒有,不但沒有驕傲,他反而還要到深山中去幾年苦行,一麻一麥,坐在那個地方,蘆葦穿膝。我們大家都是佛的弟子,是不是應當向佛學習呢?我想應當。真正想超凡入圣的,真正想明心見性的,毫無疑問,應當發大的道心,應當向佛學習。大家看過《法華經》,里面講佛本來已經成佛無量阿僧祇劫,但是為了度眾生,他還要化現千百億化身。釋迦牟尼佛來些娑婆世界八千返,還要精進修行,用功辦道,其目的就是想給我們眾生作一個好的榜樣,以激勵我們發道心。所以,我希望大家不管是大學生也好,博士生也好,即來到佛門,就要好好修行,不要擺架子,自高自大,要好好發道心。出家是為了將來了生脫死,弘揚佛法,利益眾生的。帶著這種心出家,自然不會貢高我慢。如果出家之后,還要擺架子,貢高我慢,我覺得太應該了。所以,希望各位,消除一切心,消除一切塵勞煩惱這些東西。而這些東西怎么去消除呢?不是說我們把這些東西都甩掉,不要它。這些東西都是“無相”的,既是“無相”,怎么去甩掉?我們的罪業也是“無相”的。因為普賢菩薩講,我們從無始劫到今天,由身、口、意所造的諸惡業,無量無邊。若有相時,虛空都不能容受。既然這些罪業無相,那么我們怎么去消除它,要拿我們這個心來消除它。我們每一個人,就是一個心,一個念。既是一個心,一個念,為什么你這里在用功,那里還在打妄想呢?是不是有兩個心,兩個念呢?不可能。如果我們有兩個心,兩個念,那么,我們將來就成兩個佛了。我們在用功的人,只有一個心,一個念。我們修行人在用功時,知道有了妄想,那正說明你在用功。如果你沒有用功,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“妄想”。為什么?我們一個人活了幾十年,一天到晚都在妄想里頭。我們的生死,及與其相關的一切,都是由妄想所造成的。不去用功,就不會察覺這種狀態,因而也不知道什么叫“妄想”,什么叫“用功”。如果今天能夠知道有了妄想,那就證明你的思想還在用功。 我們這個功夫,是高旻寺來果老和尚教的。他教我們要起疑情。他這個疑情呢,就是要我們問“念佛的是誰”,要在不明白處“誰”字這個地方去參究。有些人不明白這個“誰”;再問他一句,到底是“誰”。反復在這個不明白的“誰”字上來回地參下去。你能夠在這個地方一直參下去,那么這個疑情,就不僅僅是一個不明白,而是很有滋味的了。我們真正有一個疑情,就會明白,這個疑情的力量是很大的。就象我們吃東西,越吃越高興,好得不得了地吃,那個滋味很好的。而我們的功夫要在不明白這個地方,這個疑情上,來回地去追究。所以,我們只要一把疑情提起來,功夫就得現前。好了,你就在這個疑情上繞來繞去地參究,看看到底就“誰”,就在這個“誰”字上去用功夫。當我們粗粗地用功時,還是有妄想的,這個妄想很厲害,按我們宗門下的講話,叫“一人與萬人敵”。什么叫“一人”呢?“一人”就是我們參話頭的這個念頭;“萬人”呢?就是我們的這些妄想。這些妄想很多,很厲害,你不打,它們自己也會打的。原因是什么呢?因為它幾十年,已經熟透了。而我們的功夫,卻用得很少。譬如你現在三十歲,在這三十年的時間里,你有沒有用三十年的功夫啊?沒有。但你要知道,在這三十年的時間里,你打了三十年的妄想,妄想已熟得不得了。妄想既已熟得不得了,它就成為“細念”;而我們用功的這個念頭兒,是個粗念。這個粗念在上邊,細念在下邊。所以,我們參“念佛的是誰”,一會兒就不知念頭兒跑哪兒去了。

  “念佛的到底是誰”,它還要翻起來,這個“翻”,我們用功的人叫“翻業識”。“翻業識”是不是把它去掉呢?不能去,不要去。不要去的原因是什么呢?宗門下如果讓我們一心一意去降伏這些妄想。這些東西,就好比“搬石頭壓草”你看到地上草很多,去搬一塊石頭把草壓下去。看那個石頭,面上沒有草,是不是啊?但你石頭搬起來以后,那個草照樣還是一樣生長。所以,我們用功的人要“斬草除根”,這是最主要的。如果不能斬草除根,而是搬塊石頭來壓上,那是沒有用的。這點希望各位注意。不要專門、有意地去壓這個妄想。但是不壓,用功是妄想又很多,怎么辦?那就你做你的,它搞它的。為什么這個“它”,這么厲害呢?我不是講了嗎,它已搞了很長時間,它已經熟透了。你這個“家”,你這個身體,一切的一切,都是由它造成的。現在你從外頭領進一個生人,要把它趕走。而他已霸占你的“家”---你的身體那么久,一個生人想將它趕走,真是不容易。它就是要跟你拼命,也要跟你打架。所以,我們用功的人,只有你做你的,它搞它的。 我經常打這樣的一個譬喻:好比妄想是十分,你用一分的功夫,妄想便剩九分;用兩分的功夫,妄想便剩八分;用三分,妄想便剩七分。你用功越多,妄想剩的越少。而我們之所以不能達到沒有妄想的程度,是因為我們功夫不夠深,思想不能統一。如果你的功夫深,那么有了功夫就 沒有妄想,有了妄想就沒有功夫,那就是“時時相通”了。一方面我們用功的時間還是太少,另外我們用功的念頭還是粗念,而打妄想的念頭還是細念,因為它已經熟透了。如果我們用功的念頭最后成了象打妄想這樣細的念頭,那就好了,那就是不參自參,不念自念,不疑自疑了。我們現在是不是能做到這樣呢?做不到,所以,只好由它去。它要進來,就不管它。你的功夫越來越深,越來越牢,妄想自然越來越少。所以,我們參話頭也好,念佛也好,或念經咒,都要好好用功。所謂“打得念頭死,法身方能活”,念頭打不死,法身是不能活的。所以,我們要想把妄想鏟除掉,就要好好用功。要從根本上徹底地把它鏟除,這才是真用功。我們現在用功的人,都是在靜坐上面用功,但一動起來就沒有功夫,甚至在定中的時候,這個功夫還沒有把握。什么叫“把握”呢?剛才我提到的“念佛的是誰”,這個不明白,不是完全的功夫,是要在這個不明白的地方起疑情。為什么要起疑情呢?古人講:“大疑則大悟,小疑則小悟,不疑就不悟。”我們有了疑情才能悟。為什么有了疑情才能悟呢?大家想一想不管高材生也好,低材生也好,都要發道心。沒有道心,什么也做不成。釋迦牟尼佛,他是一個太子,有大智慧、大福德,他還要發道心,精進修行,我們的福德、智慧與佛相比,差得很遠,所以,更應當發心精進。我希望今天在座的,既是出了家,就應當好好用功。 另外,佛法不分高低,對任何人都是一樣的,平等的,沒有厚此薄彼之分。只要能發心出家,只要能用心辦道,任何人都有開悟、解脫的可能。所以不要認為出了家,就高人一等,那是錯誤的。沒有哪個人高人一等,佛法是平等的。高人一等,不是你自己來高的,自己高是高不成的,人家來尊重你、恭敬你、抬高你,那才是高的。修行人不能自高自大,驕傲自滿。若心存貢高我慢,那干脆就不要出家。為什么呢?。常言道“虛心使人進步,驕傲使人落后。”我們出家修行,用功辦道,就是要把這些貢高我慢,這些壞思想、壞習氣統統去掉。這些不去掉,你想要在佛法中討個受用,是不可能的。所以,希望大家在這樣一個精進禪七中,要用功辦道。要用功辦道,首先就是要發道心。發道心是要你自己發,不是要我發,得到好處是你自己的,不是我的,各人吃飯各人飽,各人生死各人了,誰也不能代替你。好,大家去好好用功!

 

推薦閱讀
?
弘法網 2005-2015 ?版權所有 粵ICP備11049210號   粵公網安備 44030302001090號
主辦單位:深圳市佛教協會 羅湖區佛教協會 深圳弘法寺
地址:深圳市羅湖區仙湖植物園內弘法寺
電話:0755-25179580        郵箱: nhfjwh@vip.163.com(南海佛教)
廣東省深圳市蓮塘仙湖弘法寺 0755-25737095(客堂)
 
琪琪